首页   关于我们   服务项目   新闻动态   诚聘英才   资料文案   客户须知   联系我们
科研立项
普通科研立项/部省市级/项目申报书/标书/计划书/评职称科研等
结题报告
结题报告/研究报告/阶段报告/成果报告/调研报告/开题报告等
科学基金
自然/社会科学基金/产学研/青年/教育/软科学/863/学科点等
论文成果
期刊论文/毕业论文/应用文/代写/发表/翻译/成果编撰/出版等
 
运用混合学习法提高跨文化交际能力
添加时间: 2021/7/25 13:50:45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 点击数:96

陶冶情

要:本文探讨了混合学习法在跨文化交际课中的应用,阐述了如何运用该方法从知识、情感和能力三方面来提高跨文化交际能力。教学实践证明,混合学习法能结合传统课堂教学和多媒体学习的优势,加大了师生、生生之间的互动交流,取得了良好的教学效果。

关键词: 混合式学习;跨文化能力;案例学习法

Abstract: This article explores the application of blended learning in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which includes the improvements of intercultural competence in terms of the three elements:knowledge,sentiment and behavior. The teaching practice proves that blended learning combines the advantages of traditional classroom teaching and network environment learning. It achieves desirable teaching results by expanding the communication between teacher and students and among students.

Key words: blended learning; intercultural competence;case study

一、引言

随着中外人文交流频度的快速增加,因跨文化交际能力差异而导致的问题呈现同步增多趋势。例如,中国游客在海外的一些表现饱受诟病,引发舆论对如何提升国民文化素质的大讨论。中国留学生在海外触犯当地法律被遣返回国、甚至被判刑的事情也屡见报端,«2017年中国留美学生白皮书»报道有8000多名学生被开除。以上现象有个人文化素质的原因,但不可否认的是,有关人员在异域跨文化环境中交际能力的缺失也是不容忽视的一个重要原因。从某种意义上,大学是学生走向社会前能够较为系统性接受跨文化交际培训的最重要阶段,大学英语教学承担着重要而独特的使命。

«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指出,各学校应根据实际情况,设计出各自的大学英语课程体系,开设各类必修课程和选修课程,以确保不同层次的学生在英语应用能力方面得到充分的训练和提高,并且第一次明确提出将跨文化交际做为大学英语教学的主要内容之一。 做为北京市属的211高校,我校学生出国深造的比例高,留学生的人数相对较多,对跨文化交际课程的需求程度较高。做为高级选修课,此课程在我校已开设多年。在跨文化教学中,很多教师都面临同样的问题:课时少、学生的文化焦虑问题、中国文化失语问题、跨文化交际能力提升的瓶颈问题等等。我国正在推进教育体制机制改革,大学英语教学在大学教育阶段的比重变化引发课时设置的调整,如何在更有限的时间里,使学生在跨文化交际方面最大程度获得学以致用的真本领,这对跨文化教学提出了更为紧迫而现实的挑战。笔者在多年教授跨文化交际的过程中,不断尝试运用混合式教学法解决上述问题,取得了一些成果,特撰文,以期与同行们分享。

二、混合学习的特点

随着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的深入发展及教育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多媒体教育在大学英语教学中得到了广泛应用。网络环境的有效使用使学生不受时间和时空的限制,随时接触各种学习资源,网上良好的学习氛围和直观且互动性强的交流活动激发了学生们的学习兴趣。 混合学习(blended learning) 由Bonk 和Graham 首先提出,强调混合学习在因特网出现后形成,是“面对面教学与在线学习的结合。”混合学习法把网络环境和传统学习方式结合起来,融合课堂教学和网络教学的优势,充分发挥教师引导、启发、监控教学过程的主导作用,又要充分体现学生做为学习过程中体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何克抗2004)。

跨文化交际课程在我校是高级选修课,每周两学时,共16周,选修对象为大学本科生和外国留学生。自课程开设以来,笔者一直探索运用混合式学习法,通过几年的实践,成为学生最喜爱的课程之一,因其独特的跨文化背景, 吸引了各国留学生的加入。该课程借助网络信息呈现的多维性、即时性、交互性等特点,通过自主学习、案例讨论、案例解析与评估等培养学生的沟通能力与跨文化交际能力,提升教学效果。该教学法具有以下优势:第一,学生的学习时间灵活,提供了更多师生互动交流的机会。第二,突破课堂教学空间局限,有助于学生将课堂内外融为一体。第三,突破教材局限,信息丰富、材料真实、内容多元,实现了中国文化的系统输入,有效地克服了学生的文化焦虑,增强了对本国文化的自信。下面,笔者将主要探讨该教学法在跨文化交际教学中的应用。

三、混合式学习在跨文化交际课程中的实施

培养跨文化交际能力是跨文化交际教学的总体教学目的。对于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定义以及关注焦点,不同的学者理解不同。归纳众多学者(Spitzberg,1989;Imahori&Lanigan,1989;Lustig M & Koester J,2007; Ting-Toomey,2007;胡文仲,2013)所列的要素中的共同部分,跨文化交际能力包括认知、情感、行为三个层面。认知层面包括目的文化知识,以及对自身价值观念的意识;情感层面包括对不确定性的容忍度、灵活性、共情能力、悬置判断的能力;行为层面包括解决问题的能力、建立关系的能力,在跨文化情境中完成任务的能力。可见,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培养应该从这三个层面着手,注重培养对文化差异的敏感性、宽容性和处理文化差异的灵活性。

1.知识层面.

跨文化知识从宏观上解释跨文化交际现象,例如,了解各国文化中存在不同的文化模式可以帮助交际者意识到文化差异的重要性,提高对跨文化现象的认识;了解不同国家的风俗习惯可以使我们及时调整交际策略,尽可能做到入乡随俗。  可见,知识板块是交际者准备进入新文化环境的基础,缺乏跨文化交际知识,交际者便无法确定自己的交际行为在目的文化的语境中是否得体有效。

1)课前阅读学习区

国外主攻跨文化交际第一节课授课教师在介绍完学时、论文提交时间、主要讲授内容纲要等课程安排细节后,给学生开列了一长串书单,全是本专业权威人士的新作或代表作,如Gert Jan Hofstede、F. Trompenaars和Lewis等,希望学生在一定时间内尽快阅读,可见一定的知识储备是非常必要的。由于课堂教学的时间非常有限,笔者在课程教学网站中设计了资料学习区、教学视频和影视资料、作业区、答疑区等,用来支持师生互动和学生的线上学习。大部分的阅读资料放在网络资料学习区,学生可进行自主学习、促进语言输入,课堂成为语言输出的主要场所(陈冬纯,2011),这样大部分知识的学习靠学生自主学习完成,课堂成为学生展示、教师指导的舞台。

文化教学的目的并非是让学习者变得越来越外国化,而是要通过外国语言文化学习的跨文化对话让学习者具备跨文化的交流意识和理解意识,做到母语文化与第二文化的互动(Kramsch,1993)。跨文化交流涉及两种或数种文化的碰撞和交流,既要学习对方的文化,同时也要宣传本国的文化,是双向和互惠的。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交流时,我们国籍本身就是最为显著的代表符号,对本族语言、文化、历史的了解与尊重无疑是跨文化交际能力的重要前提。我们参与跨文化交流,既不能妄自尊大,本国文化至上,也不能妄自菲薄,对本民族文化没有信心。本国文化是参与者评价其他文化时的主要参照系,如对本国文化不了解,参与跨文化交流就成为无源之水,也很难取得成功。在对外交流中,良好的跨文化交流能力可使得交流者充分利用中国的文化遗产以达到最佳的交际效果(Lucas, 2009)。可见提高对中国文化的认识与学习,增强对中国文化遗产的欣赏与阅读是我们教育工作者应该着重要做的事情。在阅读区,有系统介绍中国传统文化、历史、风俗等文章,也有各国人士在报刊杂志等发表的在中国的所见所闻。

2)教学视频和影视资料

笔者在部分章节录制了10分钟左右的视频,涵盖了课堂要讲的基本概念和知识点。在介绍跨文化交际理论(IC theory)这一章,教学视频就包括教学课件和案例介绍。其中的主要理论包括ethnocentrism,culture shock, high and low cultural context,Hofstede’s cultural value orientation,time theory: monochronism & polychronism. 在讲到Hofstede (1991)的权力距离维度(Power distance)时,笔者运用了Felipe Cordova的遭遇作为导入部分:Felipe Cordova,菲律宾交通部长,应邀去美国参加国际会议,在机场受到移民局官员的盘问,倍感恼火。 通过案例分析,学生们就对这一相对抽象概念有了直观的认识。为了能确保学生们阅读和观看,每个小视频后还有小测试和作业区。针对上述案例设计的问题是:How would you explain Felipe’s obstinate and uncooperative attitude toward the immigration authorities?

影视资料包括 BBC制作的«美丽中国», 李安的家庭三部曲 «饮食男女» 、«推手» 和«喜宴», 还有讲述跨文化差异的经典电影«刮痧» «喜福会»等,每部电影都附有5个问题。随着手机客户端的普及,学生们现在可以通过手机链接观看。以下是 «刮痧»的5个问题:

①How will you explain the Gua Sha treatment to your foreign friends?

②If your child had a fight with another kid, what would you do in that situation?

③Journey to the West was mentioned in the movie. If your were the Chinese teacher in an American school, how will you introduce the classic novel to your students?

④If you were Xu Datong, how would you defend yourself in court against the accusation of designing a violent monkey that might lead to violence in entertainment?

⑤Discuss the implications underlying the conflict in medical treatments between Chinese and Western cultures.

3)作业区和答疑区

作业区大都是对阅读区和教学视频的检测。针对课前的网络学习,笔者精心设计了题目来检测学生们是否阅读并理解所学内容。此外,笔者还要求学生将意见发表在网上的小组讨论专区,互相启发补充,提高讨论效果。同时,笔者定期定时上网查看讨论情况,解答学生所提问题。为了使学生们在以后的交往中能流利介绍中国及传统文化,有5次作业是介绍中国传统文化的汉译英翻译。随着微信的普遍使用,微信群逐渐成为师生交流的平台。

2.感情层面.

越来越多的学者(Barry,2004; Smaovar & Porter,2001)认识到跨文化交际能力中的情感因素,即对新的文化模式的移情能力、理解能力、评价能力和整合能力,是直接影响跨文化交际质量、交际是否得体有效的关键因素。

1)网络上的案例自主学习

自主学习的根本关键是一种自我学习,自我探索的过程。考虑到当代青年求知探索和网络搜索技术运用都发展到一个很高的水平,他们有一种表现自我, 进行自主学习和自我研究的强烈愿望(蔡基刚2011)。在教学过程中,经过几年的实践和不断调整,网络中的案例自主学习取得了良好的学习效果。笔者在教学中强调观察与反思的学习环节,用了大量涉及中西文化差异的跨文化冲突案例。通过对案例的分析,学生们能够增加对异国文化的了解,通过问题的设计,使学生们从自己的文化反观本土文化,发展对本土文化的敏感性和理解,同时从对方文化的角度来理解和看待对方文化,从而意识到他们自己原来是如何看待对方文化的。源于实践的案例教学法更加直观,将不同文化背景的语言特色、风土人情、历史事件和现实冲突等素材展示于学生面前,并且注重学生之间的讨论和辩论,是跨文化知识、意识、思维和交际能力的综合训练过程,学生的大脑很容易进入兴奋状态,思维变得较为活跃(文秋芳,2002)。在网络学习区,笔者基本在每次课前学习区都有案例分析,既有文字的又有视频的,文字版案例选自于国内教材和报刊网络等近期发生的新闻事件,视频案例大都来源于笔者在英语学习时由西敏寺大学制作的视频案例Europe at Work--diversity in the European Workplace,其中有14个涉及因种族、性别、时间、身体语言等差异在现实生活中引起的冲突,其案例颇具代表性,角色均由各国留学生扮演,案例所揭示的问题颇具时代性,表演也妙趣横生,学生们在笑声中有思索、有感悟。

2)在线合作讨论与反思

学生们在自主学习案例的过程中,不仅思考教师所设计问题,并根据案例提出相关问题。经典的案例使大家感同身受,还有学生在讨论中提及自己也遇到相似的情景,还有的学生分享他们处理问题的方法。案例讨论作为评估的一部分,其中包括发言的次数、张贴新帖的次数以及回复他人的次数。大家的发言非常踊跃。在分析以上Felipe的案例中,有学生提到在亚洲国家机场出入境处均设有贵宾或外交通道,而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则很少。身为政府高官的Felipe想当然认为以自己的地位应当得到足够的尊重。但美国是个相对低权力距离的国家,美国人倾向于不接受管理特权的观念,认为上下级是平等的,对地位高的人并不会给予特殊关照。通过热烈讨论,学生们就对权力距离维度这一相对抽象概念有了直观的认识。学生对案例分析的准确度、学生网上评论的质量,如是否较为客观全面地做了评判等也是评判的一个标准。 最后教师把每位学生的最后得分发到网络考试模块下的学生成绩查询,这一反馈有助于学生及时反思。

根据Liddicoat(2004)的跨文化教学模式强调,学生们在一定的输入基础上,意识到文化的差异,并进行反思,从而依据更进一步的反思做出输出。反思日记,作为对案例教学的补充,也是课程评价构成的一部分。有学生写道:“老师在课堂上启发我们换位思考,不仅培养了跨文化交流的意识,还让我突破了原有的思考习惯, 学会变通解决惯性思维下难以解决的问题,让我了解到别人的心境,感受到他人的情绪,使我们能化干戈为玉帛,将沟通进行到底”。

3.行为层面.

跨文化交际能力的行为层面主要包括在交际过程中解决问题、完成任务的能力。课堂环境为学生营造跨文化交际的模拟场景,学生们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不断提高行为能力。

1)课堂中的跨文化案例再现

在课堂教学中,笔者引导学生们运用已掌握的知识概念和结合自己的学习、生活实际,充分发挥主观能力作用,进行独立思考和分析推理后,参与到解决跨文化冲突的过程中。在课堂上是学生们讨论和检查所学知识的重要场所,除了对课前学习的知识进行测试外,还有问答环节,老师对学生们的问题答疑解惑,最重要的是培养学生的跨文化交际的行为能力。

笔者所在的学校留学生较多,他们在学习生活中同样着面临由于文化误解而产生的交际失败。笔者充分利用课堂上的时间和跨文化氛围,让外国留学生介绍在生活中遇到的跨文化问题,从他们身上了解和学习与别人相处之道,此外,班上还有来自新疆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的学生,不同民族间的问题也在课堂中呈现出来。由于案例是发生在周围同学身上,学生们有身临其境之感,对同学们的问题能感同身受,并积极思考自己在面临相似问题中的解决办法和具体措施。笔者在课堂中经常问题是:What will you do in this situation? 笔者班上有位南非来的留学生,曾多次选修本课,他逐渐承担了助教的角色,在课堂上帮助答疑解惑,并和学生们分享发生在身边留学生的故事。

2)课外实践机会

本课程为学生们创造了充分的课外交流机会。留学生和中国学生在课下每学期都有两次联谊的活动,他们相互介绍传统节日、风俗习惯和风土人情等。此外,他们还结成对子,除了互相学习语言外,还一起排练案例中的情景再现、郊游等,在活动中加深了对彼此的了解,在实际碰撞中培养了解决问题的能力,在真实的跨文化环境中拓宽了全球视野。 笔者在参加全国跨文化交际学术研讨会中得知部分高校和国外的高校建立了学生间的互动交流,定期和国外的学生在网上交流,我校正在积极探索和国内外高校合作,努力创造机会,使学生有通过网络“面对面”和国外学生有交流的机会。

四、结语

混合学习法在教学实践中取得了广大学生们的认可,跨文化交际成为本校的热门课程,尤其对于打算出国的学生来说,是必修的课程。很多毕业后赴海外留学的学生认为从本课程中收获很大,线上线下的学习大大延伸了学习的实间,跨文化交际的能力有了提升,为在国外较快较好地融入当地的学习生活打下来更扎实的基础。同时他们也提供了大量在国外生活的大量案例,丰富了案例教学资料。跨文化交流涉及面非常广,需要教师具有心理学、民族学、人类学、语言学等诸多领域的知识,没有这种高强度的知识积累,跨文化交流课程很难学深、学透。这对授课教师的素质也提出了更高要求,要博览全书,知识渊博,对跨文化交流所涉及到的社会学、心理学、民族学等都要有一定的了解,并掌握一些具体的案例,以便在授课过程中灵活应用。

参考文献:

[1]Barry Tomalin & Susan Stempleski. Cultural awareness[M] Oxford, 2004.

[2]Bonk, C.J., & Graham, C.R.The handbook of blended learning environments: Global perspectives. Local designs. San Francisco,2006.

[3]Byram,M. Teaching and Learning Learning and Culture Multilingual Matter [M] Clevedon, 1994.

[4]Imahori T & Lanigan M. Relational model of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competence [J]. Intercultural Journal of Intercultural Relations, 1989.

[5]Kramsch, C 1993 context and culture in Language teaching [M]Oxford:OUP

[6]Lucas, S.  The Art of Public Speaking [M].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2007.

[7]Lustig M & Koester J. Intercultural Competence: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across Cultures(5th Ed.)[M] 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s Education Press, 2007.

[8]Samovar,Larry A., & Richard E. Porter. Communication Between Cultures. 5th ed. Belmont,CA: Wadsworth Publishing Co.,2003.

[9]Spitzberg B. Issues in the development of a theory of interpersonal competence in the intercultural context[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tercultural Relations, 1989.

[10]Ting-Toomey,Stella . Communicating across Cultures, 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2007.

[11]Zhang, W.Z. & X. Wang. 2003. Quantifying Chinese EFL Learners’ outside class contact with  English [A]. In Hu W. Z. (ed.). ELT in China.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12]蔡基刚. 一部以内容为依托、提倡科学素质培养的大学英语教材—《新核心大学英语》总序[J]  当代外语研究,  2011(3).

[13]陈冬纯. 构建立体化英语自主学习导学和监控体系--基于英语网络辅助课程的实践研究[J]. 外语电化教学,2011(4).

[14]何克抗 从混合式学习看教育技术理论的新发展[J] 电化教育研究,2004(3).

[15]胡文仲 跨文化交际能力在外语教学中如何定位[J] 外语界,2013 (6).

[16]教育部高等教育司. 大学英语课程教学与要求 [M].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

[17]王玉萍 秦建华. “跨文化交际学”课程中大学生创造力培养的实证研究[J] 外语教学,2011,(5).

[18]文秋芳. 英语专业创新人才培养体系的研究与实践[J] 国外外语教学, 2002,(4).

[19]王玉萍 秦建华. “跨文化交际学”课程中大学生创造力培养的实证研究[J] 外语教学,2011,(5).

 
@Kcpaper 工作室 2009-2021 版权所有:科创工作室 1024*768显示最佳 皖ICP备12010335号-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