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   服务项目   新闻动态   诚聘英才   资料文案   客户须知   联系我们
科研立项
普通科研立项/部省市级/项目申报书/标书/计划书/评职称科研等
结题报告
结题报告/研究报告/阶段报告/成果报告/调研报告/开题报告等
科学基金
自然/社会科学基金/产学研/青年/教育/软科学/863/学科点等
论文成果
期刊论文/毕业论文/应用文/代写/发表/翻译/成果编撰/出版等
 
穴位贴敷联合穴位注射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患者T淋巴细胞的影响
添加时间: 2019-4-21 12:29:01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 点击数:248

马伟,危蕾,李莉,钱叶长

上海市宝山区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科201900

通讯作者:钱叶长 男,安徽桐城人,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学士,研究方向:中医药防治呼吸系统疾病研究。

【摘要】:目的:观察穴位贴敷联合穴位注射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患者外周血及肺泡灌洗液T淋巴细胞的影响。方法:80例患者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 40例。对照组给予西医常规治疗联合肺泡灌洗,治疗组在对照组治疗基础上给予穴位贴敷、穴位注射治疗。观察两组患者治疗前后临床症状、外周血及肺泡灌洗液CD4+CD8+CD4+/CD8+变化,分析比较两组临床疗效。 结果:1)治疗组与对照组临床疗效判定无差异,P>0.52)外周血T淋巴细胞:治疗组,治疗前后外周血中CD4+CD8+CD4/CD8,均有明显差异,P<0.01。治疗后, 治疗组CD4+CD4/CD8,比对照组均升高,P<0.05CD8+下降,P<0.05,有显著差异。(3)肺泡灌洗液T淋巴细胞:治疗后,治疗组CD4+、CD4/CD8均较对照组升高,CD8+较对照组下降,P<0.05,有显著差异。结论: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患者经治疗后,患者症状均能改善,通过穴位贴敷联合穴位注射疗法,能调节患者的免疫功能,增强机体抵抗力。

【关键词】穴位贴敷;穴位注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肺泡灌洗液;T淋巴细胞

Effect of T-lymphocyte changes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during acute exacerbations with Point-Application Combined with Point-Injection

MA Wei, WEI Lei, LI Li, QIAN Ye Chang

(Shanghai Baoshan Hospital of Integrated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201900)

AbstractObjectiveTo observe in T-lymphocyte changes of blood and bronchoalveolar lavage fluid in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during acute exacerbations With Point-Application Combined with Point-Injection.


Methods: The total of 80 AECOPD patients were divided randomly into two groupstherapy group(n=40) and control group(n=40), Both groups were treated with conventional Western medicine and bronchoalveolar lavage, In additionpoint-application combined with point-injection was provided for the patients in the therapy group. We compared efficacy and T-lymphocyte changes of therapy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Results :1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efficacy between two groups after treatment, P>0.5; 2T lymphocyte in peripheral blood :After treatment ,there was significant difference on CD4+CD8+CD4+/CD8+ of therapy group ,P<0.01. After treatment , CD4+CD4+/CD8+ of therapy group increased, CD8+decreased,there is significant difference compared with therapy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 P<0.05.The result of T-lymphocyte changes is the same in bronchoalveolar lavage fluid. ConclusionPoint-Application Combined with Point-Injection can improve efficacy, as well as enhance immune function and the body resistance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during acute exacerbations.

key word: Point-ApplicationPoint-Injectionacute exacerbations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bronchoalveolar lavage fluid T lymphocyte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COPD) 作为可预防和治疗持续气流受限的一种呼吸道疾病,其气流受限多呈进行性发展,和呼吸道对外界有害气体颗粒的慢性炎症反应增强有关[1]。研究表明[2,3]AECOPD (acute exacerbations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患者免疫功能低下,外周血及肺泡灌洗液中辅助性T淋巴细胞减少,抑制性T细胞增加。穴位贴敷、穴位注射可以调节患者的免疫功能[4,5],本研究通过对慢性阻塞性肺病急性加重期患者施予穴位贴敷联合穴位注射,观察外周血及肺泡灌洗液T淋巴细胞变化,结果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诊断标准

1.1.1西医诊断标准根据2013年版《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诊治指南》中关于 COPD 的诊断标准,根据Anthonisen[6]关于AECOPD定义。具有下列1项主要症状,即呼吸困难、痰量增多和咳脓性痰。或伴有下列1项以上次要症状,即在过去5天内有无原因的发热、喘息加重、咳嗽加重、呼吸次数和心率比平时增加20%以上。

1.1.2 中医诊断标准根据 中医证候诊断参照《上海市中医病证诊疗常规》


[7]及《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8]属肺胀病痰热壅肺型。

1. 2 纳入和排除标准: ( 1) 纳入标准: ①符合西医诊断标准②年龄在 40 ~80 岁之间,性别不限③中医诊断符合肺胀病痰热壅肺型;④每日痰量大于20ml; ⑤签署知情同意书。( 2) 排除标准:结核、矽肺以及过敏等因素导致的慢性咳嗽喘息患者并心血管、肝、肾严重脏器功能不全以及精神病患者③妊娠以及哺乳期妇女④对本研究药物过敏患者;⑤未按规定用药以及资料不全患者。

1.3一般资料:

选择2014年12月至2016年6月我科住院患者80例,所有患者均符合慢性阻塞性肺病急性加重期诊断标准,所有患者均不吸烟或已戒烟,其中男性53例,女性27例,年龄分布:42~80岁,病程分布在3~40年;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将患者分为观察组与对照组,每组患者40例,治疗组:男性27例,女性13例,对照组:男性26例,女性14例,治疗组和对照组两组患者年龄、性别、病程等一般资料进行比较,无显著性差异,具有可比性 ( P>0.05),见表1。所有入组患者均知情同意,签署知情同意书。

1.4治疗方法:

对照组:入组后根据《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诊治指南( 2013 年修订版) 》予,抗炎、解痉、平喘治疗,治疗前3天行支气管镜检查,予肺泡灌洗一次,疗程2周。

治疗组:在对照组,治疗基础上,予穴位敷贴,穴位贴敷每天一次,连续2周。予穴位注射,隔天一次,每次左右足三里注射1次,连续2周。

穴位贴敷:延胡索、白芥子、细辛以及甘遂磨成粉,姜汁调敷做成药饼,每2g ;然后选择肺俞、大椎、脾俞以及肾俞穴位进行贴敷操作步骤:患者取坐位,暴露穴位,药饼贴穴位上,胶布固定;贴敷 6 小时局部皮肤轻微烧灼感

穴位注射:选择双侧足三里穴位每侧穴位注射 2ml 黄芪注射液操作方法:患者取坐位,暴露穴位,常规消毒后将注射器垂直刺入皮肤,回抽无回血后缓慢注入药液。

肺泡灌洗:患者入院前3天进行肺泡一次灌洗,2周后灌洗一次。CD4+CD8+含量测定:利用细硅胶管经活检孔灌洗肺段注入1~2ml2%利多卡因 ,进行肺段局部麻醉然后将支气管镜顶端紧密楔支气管开口处,快速注入60~100ml37℃灭菌生理盐水每次20ml负压50~100mmHg吸引回收灌洗液,将体采用双层无菌纱布过滤回收液中的粘液,记录总量;最后装入灭菌玻璃容器中上保存,送实验室检查。

1.5观察指标:

1.5.1 中医证候诊断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以及《上海市中医病证诊疗常规》标准,将咳嗽、喘息、咯痰气短、腰膝酸软以及下肢浮肿症状4级,分别为0、2、4、6分,计算治疗前后总积分,其中积分改善率=(治疗前总积分-治疗后总积分)/治疗前总积分×100%。临床控制积分改善率≥ 95%;显效积分改善率70%95%之间;有效积分改善率30% 70%之间 ;无效积分改善率<30%为。总有效率=(临床控制例数+显效例数+有效例数/总例数*100%

1.5.2 治疗前,清晨空腹抽取外周静脉血检查T淋巴细胞包括 CD4+、CD8+、CD4+/CD8+;治疗2周后同样完成上述指标检测,我们使用美国 BD  FACSCalibur 流式细胞仪,检测试剂盒为美国BD公司生产。

1.5.3治疗前3天,肺泡灌洗液T淋巴细胞功能包括 CD4+、CD8+、CD4+/CD8+;治疗2周后同样完成上述指标检测,我们使用美国 BD FACSCalibur 流式细胞仪,检测试剂盒为美国BD公司生产。

1.6统计方法:

数据处理采用SPSS17.0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分析。对定量数据做`x±s描述性统计分析。观察治疗组,治疗前后对比分析,服从正态分布时,组间用独立样本t检验,组内用配对资料t检验,方差不齐者,用t’检验,非正态分布,用秩和检验。总有效率采用χ2 检验,监测标准采用双向95%有效区间检验,以P<0.05为有统计学差异。   

2 结果

2.1一般资料

治疗组与对照组,患者的性别、年龄、病程方面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

          1治疗组与对照组一般资料比较

 组别    n    年龄(岁)        性别男(n)   女 (n)     病程(年)  

对照组  40  65.90±8.45    26(65.0%)     14(35.0%)    17.45± 11.32

治疗组  40  65.17±9.48▲   27(67.5%)▲  13(32.5%)▲  17.87± 9.92▲

注:▲与对照组比较P>0.05

2.2症状疗效判定比较

两组治疗后症状疗效判定比较,疗效无差别,P >0.05,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2 治疗组与对照组症状疗效判定比较

组别    例数   临床控制     显效     有效   无效   总有效率(%)

治疗组  40     0             4       32     4       90▲

对照组  40     0             6       29     5      87.5

注:与对照组比较P>0.05

2.3 两组外周血T 淋巴细胞水平比较:治疗前两组外周血T 淋巴细胞水平CD4+、CD8+、CD4+/ CD8+无统计学差异,P>0.05,见表3;治疗后,治疗组T淋巴细胞水平CD4+、CD4+/ CD8+水平较治疗前升高,CD8+水平下降,有统计学差异,P<0.01。治疗后,治疗组T淋巴细胞水平CD4+、CD4+/ CD8+ 较对照组升高,P<0.05,有统计学差异,治疗组CD8+比对照组下降,P<0.05有统计学差异。

     3:治疗组与对照组外周血T淋巴细胞亚群水平比较`x±s)

  组别 n              CD4+         CD8+               CD4+/ CD8+

对照组40 治疗前    30.07±3.14      29.22±2.33       1.01±0.18

          治疗后   31.05±2.90       28.53±2.25       1.08±0.12  

治疗组 40 治疗前   30.41±3.24       29.13±2.43       1.04±0.19

          治疗后   33.56±5.40 *▲  27.32±2.60 *▲  1.22±0.21 *▲

注:与本组治疗前比较*P<0.01,  与对照组治疗后比较▲P<0.05

2.4两组肺泡灌洗液T淋巴细胞水平比较:治疗前两组肺泡灌洗液T 淋巴细胞水平CD4+、CD8+、CD4+/ CD8+无统计学差异,P>0.05,见表4;治疗后,治疗组肺泡灌洗液T淋巴细胞水平CD4+、CD4+/ CD8+水平升高,CD8+水平下降,有统计学差异,P<0.01。治疗后,治疗组肺泡灌洗液T淋巴细胞水平CD4+、CD4+/ CD8+ 较对照组升高,有统计学差异,P<0.05,治疗组CD8+下降水平与对照组比较,有统计学差异,P<0.05,见表4。

4:治疗组与对照组肺泡灌洗液T淋巴细胞亚群水平比较`x±s)

 组别    n       CD4+                   CD8+             CD4+/ CD8+

对照组   40     治疗前  0.20±0.04      0.26±0.02         0.76±0.15

                治疗后  0.22±0.03      0.25±0.02         0.92±0.16

治疗组   40     治疗前  0.21±0.03     0.27±0.03         0.78±0.16

治疗后 0.24±0.02*▲  0.24 ±0.02*▲   1.00±0.14*▲

注:与本组治疗前比较*P<0.01,  与对照组治疗后比较▲P<0.05

3 讨论

COPD作为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常见呼吸系统疾病其中40岁以上人群更容易发病[1]临床研究发现COPD患者发病过程中体内巨噬细胞、中性粒细胞、T淋巴细胞多种炎症细胞参与其疾病的发展[9,10]Hogg[11]人研究发现COPD患者的病程气道管腔炎性渗出物多少以及气道壁厚度密切相关;此外,患者气道壁上CD4+CD8+T细胞以及淋巴滤泡均出现显著增加其中T淋巴细胞作为机体中主要的免疫防御细胞,细胞免疫功能调节极为重要CD3+、CD4+、CD8+亚群分别具有不同的功能。CD3+作为机体细胞免疫的基础,是所有T细胞表面标志CD4+作为辅助T细胞以及效应T细胞的表面标志,可以活化B细胞以及T细胞,提高患者免疫功能;而CD8+作为抑制T细胞以及细胞毒T细胞的表面标志,可以通过计算CD4+/CD8+比值来反映患者免疫功能是否出现紊乱。大量研究表明[12,13-14]T淋巴细胞异常分化会降低COPD患者免疫功能,其中对AECOPD患者最为明显,导致其缺失大量辅助性T淋巴细胞,减少协助B细胞分泌抗体,造成患者机体免疫功能下降最终引起反复感染难以治愈CD8+T淋巴细胞数量的过度上升募集,虽可以清除部分感染细胞,但同时会加重患者肺部Ⅳ型变态反应以及小气道炎性反应导致肺部气流受限,造成机体细胞免疫功能发生紊乱[15]

穴位贴敷给药可避免肝脏的首过效应及胃肠道的不良反应[16]。穴位贴敷通过直接刺激特定穴位,以及药物吸收、代谢对机体物理、化学感受器产生影响,反射性调整大脑皮层及植物神经系统的功能,通过细胞免疫及体液免疫调节,提高机体抗病能力[4,17]AECOPD为肺系疾病, 痰热壅肺型表现为发热不恶寒,气急胀满,咳喘烦躁,痰黄粘稠,不易咯出,面红,目如脱状,口干饮水不多,舌红苔黄腻,脉浮数。因此在患者发作期选择肺俞、大椎、脾俞以及肾俞穴位进行贴敷,其中细辛、白芥子以及延胡索可以辛温散寒、化痰通络;通过刺激俞穴肌肤孔窍,同时调节肺脾肾诸脏,可以达到温肺散寒培元固本健脾化痰以及化痰平喘的的功效[18]。现代医学也证明了足三里穴可以有效地调节机体免疫功能,其中对T细胞亚群细胞数调节效果极佳可以促进IL-2等细胞因子合成密,提高血清免疫球蛋白含量[5]。黄芪注射液主要成分为黄芪提取物,其成分黄芪皂苷可强化机体免疫应答,增加抗体生成[19]  

我们之所以选择每日痰量大于20ml,中医分型为痰热壅肺型的患者,主要考虑支气管镜肺泡灌洗为有创检查,痰量多的患者的依从性会更好,患者受益更明显,2周后复查肺泡灌洗液依从性会更高,减少脱漏率。研究结果显示,两组给予不同方案治疗,临床症状都得到了改善,但无统计学差异。说明了两种治疗方法都能患者临床症状。施予穴位贴敷联合穴位注射的治疗组,治疗后外周血及肺泡灌洗液CD4+、CD4 +/CD8+值升高,P<0.01, CD8 +值下降,P<0.01,和治疗前比较有显著差异。治疗后,治疗组与对照组比较,治疗组外周血以及肺泡灌洗液T淋巴细胞水平较对照组改变明显,有显著统计学差异,治疗组外周血以及肺泡灌洗液CD4+、CD4 +/CD8+值升高,P<0.05, CD8 +值下降,P<0.05。证实了穴位贴敷联合穴位注射黄芪,可以调节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急性加重期的免疫功能,提高辅助性T细胞CD4+水平,降低抑制性T细胞CD8+,使CD4+/CD8+比值趋于正常,机体免疫系统正常运转。研究显示患者的免疫功能的状态,直接影响患者的急性加重次数,影响患者的肺功能情况以及生活质量,我们下一步实验也将关注这些指标的变化。本实验尚存在病例数较少,观察时间尚短等不足,我们今后会扩大观察病例,增加观察时间,取得更加丰满的数据。

  综上所述,穴位贴敷联合穴位注射黄芪是慢性阻塞性肺病急性加重期治疗的有效手段,可以减轻患者临床症状,通过穴位贴敷,足三里注射黄芪,能调节AECOPD患者外周血及肺泡灌洗液中T淋巴细胞数量,调节免疫水平,增加抗病能力,为COPD治疗提供一个新的途径。

                        参考文献

[1]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诊治指南(2013年修订版),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J],2013.36(4):1-10.

[2]  陈菁,徐清,杨硕,等.吸烟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支气管肺泡灌洗液中T细胞功能的影响[J].实用医学杂志,2011,(09):1565-1567.

[3]  余志辉,林涛.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T淋巴细胞及细胞因子的表达与分析[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5,(08):17-18.

[4]  杨娅,刘广霞,陈赟.“冬病夏治”穴位敷贴防治肺系疾病的机理探讨[J].针灸临床杂志,2009,(08):38-41.

[5]  徐生贵,孙俊山.足三里穴位注射黄芪注射液对胃癌化疗患者免疫功能的效果影响[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07):189-191.

[6]  Anthonisen NRManfreda JWarren CPet alAntibiotic therapy in exacerbations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J].Ann Intern Med1987,106( 2): 196 - 204

[7]  上海市卫生局.上海市中医病证诊疗常规[M].2版.上海: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2003:7

[8]  郑筱萸.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M] .北京中国 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386.

[9]  Vestbo J,Edwards LD,Scanlon PDet a1.Changes in forced expiratory volume in 1 second overtime in COPD[J].N Engl J Med,2011,365(13):1184-1192.

[10] 张永红,谢新明,李满祥.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生物学标志物的研究进展[J].中华肺部疾病杂志(电子版),2013,(03):284-288.

[11] Hogg J C,Chu F,Utokaparch S,et al. The nature of small airway obstruction in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J].N Engl J Med.2004,350(26):2645-53.

[12] 王文娟,刘淑红,姜玉荣,等.COPD病患者免疫功能的变化[J]. 临床肺科杂志,2012,(08):1511-1512.

[13] 谭芳,王成. T淋巴细胞亚群与老年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肺功能损伤的相关性研究[J]. 中国老年保健医学,2012,(01):22-23.

[14] 李杰宇.AECOPD患者T淋巴细胞免疫的变化观察[J]. 临床肺科杂志,2013,(07):1241-1242.

[15] 刘颖,刘汉,周仪.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T淋巴细胞的表达及其意义[J]. 实用医学杂志,2012,(23):3923-3926.

[16] 危蕾,杨佩兰,汤杰,等.穴位贴敷法治疗稳定期COPD的临床探讨[J]. 临床肺科杂志,2014,(08):1499-1501.

[17] 邢筱华. 冬病夏治穴位贴敷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稳定期患者免疫因子的影响[J]. 陕西中医,2014,(08):949-951.

[18] 杨耀忠,郭美珠,梁薇,等.穴位敷贴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稳定期临床研究[J]. 辽宁中医杂志,2011,(06):1192-1194.

[19] 李季泓.黄芪的药理作用研究[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09,11(4):188-189.

 
@Kcpaper 工作室 2009-2021 版权所有:科创工作室 1024*768显示最佳 皖ICP备0901063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